【演講心得|李國豪】臥斧|推理小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如何寫一篇推理小說】

 

講題:推理小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如何寫一篇推理小說

主講人:臥斧老師

主持人:張寶云老師

時間:2017年5月19日(五)14:00-16:00

地點:東華大學人社一館第二講堂

心得:李國豪


 
    我對於台灣的推理小說不甚了解,儘管近年來威秀出版社大力推廣台灣的推理小說作品,我仍舊對於台灣是否已經發展出在地的推理小說書寫特色維持保留態度。
 
    弔詭的是,我對於西方的推理小說的理解竟比台灣的作品有較多的認識。以〈給袋婦的一支蠟燭〉、〈瑪莉羅傑奇案〉、〈紐約三部曲〉為例,這三部都談到了都市的混亂,以及都市獨有的社會情境,三個文本中的偵探皆不具備「超人的能力」,其推理過程往往是鬆散、不具任何邏輯的直覺判斷,甚至根本談不上破案,以上三本推理小說,不像所謂的「古典推理小說」重視的是解謎的樂趣,反而更著重於描繪都市的樣貌。例如〈給袋婦的一支蠟燭〉中的偵探,便是憑藉著個人的直覺,企圖找出殺害「袋婦」的兇手。小說中藉著偵探與不同人物的對話,描繪眾人眼中的「袋婦」的形象、人際網絡、及其社會位置與現實處境,在談話內容中,換句話說,〈給袋婦的一支蠟燭〉真正要表達的是,城市邊緣人如何在都市中自處,而都市人對袋婦的觀感又是什麼。
 
  某種程度上來說,「袋婦」或任何以街頭為家的人們,皆可說是城市中的漫遊者,不論他們是否有足夠財力支付房租,重要的是,街頭是他們主要的生活空間,這類人被視為製造衛生問題的亂源之一,因而只能依附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他們不但經常受到各方的排擠、歧視,甚至是惡意的攻擊,就像小說中所說的「掃街」行動,這不但成為小說中真凶荒謬、嗜血的犯案動機,同時反映了都市的另外兩種特質:冷漠和輿論。犯案者企圖以都市中最邊緣、最不受到關注的對象下手,希望大大減低眾人對此案的關注,卻因為「袋婦」的遺產引起眾人熱烈的討論,導致自己最終受不了心理壓力而自首。
 
    阿嘉莎.克莉絲蒂的《ABC謀殺案》一書,展現了古典推理小說的「推理趣味」,本書旨在闡述兇手在A地點殺了A開頭的受害者,又在B開頭的地點,殺了B開頭的受害者,......以此類推,並在作案之後留下英國列車時刻表;此外,兇手更在作案前寄預告函,挑戰白羅(本書偵探)的破案能力。然而,這本書之所以有趣,在於兇手在一連串沒有證據、沒有動機,看似毫無意義的「隨機」殺人案件中,隱藏其真正的目的。這種手法有點類似前幾年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神隱任務》,五名受害者中,僅有一名受害者是兇手真正的目標,其餘受害者都只是煙霧彈的殺人策略。(事實上《神隱任務》也是改編自英國作家李查德作品《完美嫌犯》,並不是原創劇本)
 
    回到克莉絲蒂的這本書,除了手法有趣,更重要的是引領觀眾進入純粹推理的樂趣,觀眾跟著第三人稱敘事觀察兇手及白羅,在本書中,觀眾所持的線索和白羅一樣多,作者也不刻意著墨於每個受害者背後的故事、人際關係的緊密度(此點與《神隱任務》雷同,所有的故事都化約為一條線索),而是全心全意地破解謎題,而這種全心破解謎題的過程,正是推理小說帶給讀者最初的樂趣。

Posted at 2017-07-08 12:15:36

0 Response to 【演講心得|李國豪】臥斧|推理小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如何寫一篇推理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