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紀錄|黃子真】楊澤|我的文青時間一重印兩本少作《薔薇》《彷彿》的因緣】

 

講題:我的文青時間一重印兩本少作《薔薇》《彷彿》的因緣

主講人:楊澤老師

主持人:須文蔚老師

時間:2017年05月23日(二)15:30-17:30

地點:東華大學人社一館第二講堂

紀錄:黃子真



在楊澤老師的幾場演講中,一直提及關於寫作與生命的效應,即是「文青的生命狀態,發誓不要活到三十歲」,以及二十五歲等於青春的終結,許多藝術家與創作者都選擇在這些關鍵的年紀紛紛了結自己的生命。這讓我想到,在歐洲具有盛名的學校,總會限制入學年齡,藝術相關科系尤其,聽說法國某名校研究所相當嚴格,超過二十三歲,就算再怎麼天賦異稟,也是進不去的。

時間如此殘忍,原來人生早就已經決定好了,無論如何,必須要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點上成就或完成某些事,才算完成現階段任務,超過了無從彌補。

隔天楊澤老師在另一場演講中說了一段話,如下:

「當一個詩人懂得了他人生的關卡也就是文學的關卡,文學的關卡也就是人生的關卡的時候,他其實會從濃情轉淡,他會從長句子變成短句子,他會從血液速度跳得很快,到後來血液速度跳得很慢。所以昨天我提到說,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可愛,那個血是很新的,那個眼淚也是很新的,那個人也是很新的,天天無時無刻都想要尋找一個新天地,獲得新生。」

詩與生命越過了某一條線以後彷彿真空,或是浮游於無重力空間沒有標示沒有盡頭,但那並不是完全的死亡的招喚,那可能就是一種結果,在這不可逆線前我們都必須在抵達前嘗試將自己推得更遠,跨過海角得更前端,儲存熱量與花蜜,靜靜的與未來抗衡。


Posted at 2017-07-08 13:25:55

0 Response to 【演講紀錄|黃子真】楊澤|我的文青時間一重印兩本少作《薔薇》《彷彿》的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