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紀錄|葉長春】臥斧|推理小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如何寫一篇推理小說】

 

講題:推理小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如何寫一篇推理小說

主講人:臥斧老師

主持人:張寶云老師

時間:2017年5月19日(五)14:00-16:00

地點:東華大學人社一館第二講堂

紀錄:葉長春


寶云老師:
今日的講座起因於希望可以有不同領域的講者來充實創意書寫的課程,所以難得請到推理小說的創作者臥斧先生分享推理小說的創作經驗。

臥斧:
從自己教小說創作的經驗中,發現讀者對推理小說有著刻板印象,其實推理小說有很多的樣態,而推理小說不見得需要很厲害的謎團,謎團只是推理小說的一部份。今天講座的前半段我將以說明推理小說的類型為主,後半段則分享推理小說的寫法。

大部分人對推理小說的印象是不好懂、很恐怖,在2005年前台灣的推理小說不好銷售。迄今台灣的西方推理小說不多,大多仍是以東方推理小說為主。

西方的推理小說在古典時期,作家認為一定要有命案,否則不足以支撐讀者走完故事。關於這點,詹宏志說一句屍體、幾名嫌犯、一個神探就是推理,東野圭吾則說只要小說中有個謎團在結局前待解的,都是推理。

作家艾倫.坡可能是推理小說的始祖,從他的作品《墨格街兇殺案》中,確立了推理小說的要件,如故事中必定需要一個神探、一個助理(引導觀眾誤解)、一個案件,與哥德式的恐怖小說會將推理推向超自然力量的表現不同,艾倫.坡試圖用邏輯的角度來解釋看似超自然力量的事件。因此推理小說的結構是,先告訴大家一個看起來不可能的事,然後打破現有邏輯,重新建構新的邏輯來看事件。以此之後,推理小說開始有了不同樣貌的發展。

歐美流派的推理小說可分為古典派(著重在謎團,是整個故事的重點)以及冷硬派(在30年代後逐漸出現,著重在偵探人物的描寫,並推升40年代的黑幫電影風潮)。日本流派的推理小說則可分為本格派(東野圭吾–偵探與助手的古典路線)、變格派、社會派、新本格派(島田莊司開始,詭計更為華麗)。
在日本推理小說的結構中,密室是個很好的情節,有限縮角色的特色,讓讀者在進行推理上更容易進行。另外,日本的推理小說其實最先是專指松本清張的作品,而後才有所擴展。此外,推理小說除了東、西方的兩大主分類外,還可進一步細分出以下子分類,驚悚懸疑類、警察程序類、犯罪類、北歐類,以及Chick Noir–女性偵探類。至於推理小說的跨類混合,有的是其他類型小說運用推理架構,有的是推理小說放進其他元素,像是科幻或武俠。
要如何寫推理小說,其實謎團不是唯一重點,因為推理小說不只是寫謎團,例如《嫌疑者X的獻身》這部作品,因此要先有好的小說,才能升為好的推理小說。

那麼要如何寫小說,我想大致可分為日常的練習、許多的基本功、編劇的基礎、大綱的擬定、計畫的進行、故事組成的基本元素。但在寫作之前,我想叮嚀大家一件關於作者的事,那就是切記拖稿不是必然的姿態,拖稿是藝術創作者被賦予的錯誤形象,所以要有選擇、有計劃的進行寫作。

故事組成的元素有五個,依序是
一、前提:一句話指出故事的方向,以電影《印第安納瓊斯》為例
二、主題:故事的靈魂,以電影《亂世佳人》為例
三、角色:引發讀者的同理心,最好的角色是壞人裡的好人,以《天才雷普利》為例;另外角色需要有清楚的價值觀、可用對白和動作演出、以《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為例
四、情節:用衝突的形成與解決來推動、結局回扣主題、讓角色行動,不要讓作者干擾
五、場景:時間與空間的結合、場景會影響角色作為及情節發展,以《玫瑰的名字》為例

以上的寫作的分享,還需要搭配日常練習,亦即大量閱讀、思考、拆解、持續觀察生活中的人事物,還有養成寫稿的習慣。不一開始就強求寫什麼樣類型的故事,先要求把故事寫好。好的推理小說聚焦在人,可以以小見大,反應社會或時代,同時兼具娛樂效果。


【講座問與答】

學生陳延禎:台灣的推理小說是否有閱讀的價值?
臥斧:受到文學獎的影響成為一種爛循環。台灣的創作者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未來會遭受很大的評論,創作者要心懷感謝的態度。有沒有價值讀,就要看讀者希望能讀到什麼。建議認作者來讀。

學生陳延禎:理想中的台灣推理小說型態是?
臥斧:推理小說有一個普世價值,希望道德回到一個期待的狀況。每一個國家的推理小說會出現自己國家的特色,會反應推理小說所處社會的位置。台灣的推理小說作者對社會有斷裂的現象,主因作者對台灣社會的理解不足,例如對歐美及日本的警察辦案大多有模糊的印象,但對台灣的警察卻全然陌生,所以希望作者可以反應出專屬台灣的特色。


寶云老師結論:
感謝臥斧先生今日的分享,讓在場的我們獲益良多,更是每位在座同學的創作者的典範。

Posted at 2017-07-08 23:08:41

0 Response to 【演講紀錄|葉長春】臥斧|推理小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如何寫一篇推理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