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心得|鄒宛真】聶宏光畢業計畫審查】

 

 
宏光是跟我同屆的研究生。相較於我的遙遙無期,他已經踏上寫作畢業計畫的路上。他將以短篇小說集作為畢業創作,每一篇文章有一個核心的主題,串聯成他對於這個世界的困惑、理解、情感與關懷。

在他的計畫審查中,可以看到宏光試圖以社會裡不同的觀點出發,包含被霸凌者、跨性別、同志等等。他並沒有為這些角色設定過度悲慘的身世,也沒有認為一定要用什麼方法來解決他們的困境,在這些相對比較「弱勢」的族群裡,宏光仍然試圖說一個故事。一個可能真實存在,一個讓這些我們能夠很輕易貼上標籤的族群們能夠展現自我的舞台,即使是片刻,他也試圖描寫關於這些人的心理狀態與對外界的不同反應。

而在這些短篇小說裡。我個人最喜歡的大綱是中年男人的外遇故事。雖然這個大綱可能常見於現實社會,但如果宏光能以他細膩的筆法,去處理一個男人的中年危機,並對於結髮之妻的思考,還有對於中年以後的性慾定位,我想這都是很有趣的。還有另外一篇則是熱衷學運的母親,與對政治毫無興趣的子女。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題材,讓人拭目以待。

在計畫審查裡。宏光也試圖展現關於自己的創作觀。他認為文學是自由的。他希望能夠藉由文學,展現這些族群在對抗生命歷程的勇氣,或許能夠透過小說,溫暖具有相同處境的人。

參加計畫審查的黃宗潔老師,提醒宏光,這些掙扎的過程,不一定充滿了美的展現,很有可能是人性的醜陋面與黑暗面,而這是書寫時,需要注意的面向,不可成為寫作者的自我耽溺。楊翠老師則給予宏光建議,或許可以把文學的價值放下,每一個寫作者都會在相信文學、懷疑文學的過程裡反覆錘鍊自我。如果宏光可以放下對自身的限制,或許能夠讓自己寫作的方向更為清晰。對這個建議,我同為創作者,也感到獲益良多。


Posted at 2017-07-08 23:33:32

0 Response to 【演講心得|鄒宛真】聶宏光畢業計畫審查】